星期日, 3月 22, 2015

2015大港開唱之 我 是 割 手



嗨!我是薑薑
大港前夕,因為自己的笨蛋粗心,導致手指被削去一小塊肉,縫了幾針也哀嚎了幾天,樂團內部開會也與主辦單位討論,心裏的主意翻了幾回,最後還是決定出戰大港了,只是…演出的內容因為手傷的緣故得做些調整,大概會有點像是去海產攤點了油條蚵仔最後卻上了蚵仔仁,喜歡蚵仔的人還是會快樂的大口吃掉,或許心裡還會有點期待,等等會不會再上一盤油條蚵仔捏…? 

從來都沒有想要小聲表演的拍謝少年,這次大港的演出將會是我們的首次嘗試,在有限的準備時間與傷兵割手之下,這次應該不會是你熟悉的拍謝少年演出(是的!我們也非常懊惱啊~),但我們也沒有偷懶打混,這些日子就在調整編曲、音色與歌單中度過,笨蛋割手也在手抽筋的邊緣裡很盡力的練團,身體有限,但誠意無限,今年的大港還請大家多多包含了。

打 斷 手 骨 顛 倒 勇 啊!!!

__
2015 大港開唱
拍謝少年 / 不插電單場限定
03/28 (六) 南霸天舞台
17:20 準時開演


拍友工商服務
大港現場會有海口味專輯
還有為數不多的虱目魚毛巾歡迎加菜!

星期三, 2月 25, 2015

魚兒游回最初的所在

海口味帶我們去了許多地方,認識了許多人,聞到許多真實的氣味,觸碰到許多真摯的情感,這些記憶與專輯歌曲交織,成為機械生活裡的吉光片羽。

還記得板橋的好初早餐,a.k.a全台北最潮的早餐店,我們與不喜歡特別早起、但鬼點子特多的潮男老闆,一起轟炸了還沒睡醒的城市鄰居。 

還記得高雄的甲仙,因著楊力州導演的紀錄片「拔一條河」緣故,去了甲仙大橋表演,那依山傍水的場景彷彿台灣版的Fuji Rock。表演結束,台下的古錐小朋友童言童語跟我們搭訕要了電話,但至今尚未來電。 

還記得金山的漁港,那裡是靠近核電廠的北海岸,在地鄉親的奮力抵抗與無奈,如今仍是進行式。漁港的風浪,伴著那天巴奈與生祥的溫柔嗓音,撫慰人心。也幸好我們還有位北海老英雄,他會帶領人們繼續戰鬥。 

還記得高雄的蚵仔寮,那是永難忘懷的所在,再怎麼美麗的風景,都比不上那些濃醇香的人情味。每次去表演都是一趟療癒之旅,所有居住在都市裡、長期累積的有毒物質,都會在酒足飯飽後,隨著嘴巴裡的嘔吐物一併排出體外。

當然還有很多有趣、好玩的表演不及備載,這趟旅程走了一段,其實尚未結束,又或許才剛啟程。現在海口味重新發行了,這尾活魚將要游回大海懷抱,游回到生命最初的所在。


文|宗翰

縫隙之間

隨著年紀漸長,大叔化的症頭不若就是對於時間這事開始顯得有些在意、甚至 秤金論兩了起來…選擇過日子的方式、經營感情、家庭關係的聯繫、實踐理想 ,生命的刻度似乎總得押在什麼目的上前進著。

但更多時候,那些只是經過的時間空間,因為有音樂的相伴,讓每個畫面場景 自此顯得饒富興味而發光…像是著迷公路電影的人,總忍不住一再播放著那毫 無顯著劇情的畫面,任由眼前的景色流逝,圖的是眼睛耳朵藉由一幕幕的場景 與音樂持續填滿,達到一種專注的放空,在那些目的未定的時空縫隙裏。 

兩年了,距離「海口味」專輯發片後,不時想到擁有專輯的你們,各別在什麼 時候聽著海口味,又或者這張專輯在日子之間發生了什麼有意思的連結。但其 實並不想開啟一份問卷調查,只是想到在聆聽的旅程裏,那些令我們深度共鳴 的音樂,它各自在不同的時光裡,成為我們靈魂的氧氣、畫面的味道與記憶事 件的方式… 以一種音樂特有的樣子留在身體裏邊,而它恰好多半是來自於那些日常我們慣 於用來與人聯絡、溝通、吵架、碎念、擁抱與說愛的話語所構成的曲子,隨口 都能哼出來的兩三句,就是連結彼此的神祕咒語,我想這也是每個世代的人們 都那麼熱衷於製造這些聲響的原因:誒~你到底聽懂了沒?這個很好聽耶、這 是那個時代的國民金曲耶...

 是啊,唱那些身邊擁有的,就是這件事情最動人的地方了。

謝謝鄉親們不棄嫌的讓這張專輯一魚兩吃再版上市,如果你人生的某時某刻因 為海口味這張專輯而有點意思,我們會很爽。


文|薑薑